父母急着见男方家长竟是为了拆散我们

博友自述:

想说的好多已经不知道用什么来形容我的心情。伤心、生气、无可奈何还是什么。

12年的六月份,大学毕业到现在不到一年的时间,本是满心期待的迎接着新的生活。我知道走入社会会很多事却没想到,把我折磨得快要疯掉的,却是家庭带来的压力。

我和男朋友一起上的大学,一所大学,从在一起到现在已经五年了。我们的感情很好,从来不吵架,情趣爱好也很相同。我们一直都憧憬着我们的未来,也想着我们一定会为之努力。在交往的这么长时间里,我们都互相见过家长。也都还不错,没有什么反对意见。从毕业开始,我家里就一直催促着要家长见面,而我觉得应该先把我们工作生活都稳定了,再见面商量以后的事。男方的家长一直都挺尊重他的意见,也比较开明。觉得我们俩还年轻,多努力几年再说这些也行。我知道,家里是怕我们俩以后不能在一起,到时候,耽误了我。可是我们俩是想在一起的啊,一直都坚信着我们俩会好的。就这样一直有很多问题慢慢的滋生着。

今年过年的时候,男朋友来我家里看我父母,然后接我去他家。然后就谈到了工作的问题。我家在市区,他家里在外县,其实不远,开车一个多小时的路程。那时候已经是毕业半年了,这半年里,我找了份工作,他也在这里找了份工作,租了房子,陪着我。每天不论工作累不累,我都觉得生活很有盼头,因为我们盼着每个周末的见面。可以一起玩玩游戏,一起聊聊天。那是我们最快乐的日子。可是他的那份工作不是很如意,年前的时候就辞职了。回家之后我们就商量着工作的问题。过年他接我去了,他的妈妈也跟我聊了很多,然后也提到了我们以后的发展。我知道,他们家里对他现在的状态不满意,可是也没有强迫他。我觉得我应该体谅他,之后我就劝他,不行就先回家里这边工作吧。他不是很情愿,我说了很多,家里可以帮忙,我们每周有时间也还是可以见面的,工作稳定下来还可以往我这边努力的,不会一直分隔的。他勉强也算认同了。

中间还有一段插曲,就是大年三十那天我们家里人吃饭,我叔叔就问我,他工作怎么样什么的,表现出了不满。然后说他回家那边发展也行啊。因为之前我家里一直要求我留在我家里这边,我父亲身体不好。我也这么跟我男朋友说的,所以他也想极力留在这。我叔叔还问了,他家能不能在这给你们俩买房子啊,我说能买的话就买,买不起全款的,付首付我们自己还也行。毕竟我不能要求对方的父母把自己苛刻成什么样供给着我们。然后我叔叔就不高兴了。就说以后会有更好的什么的,看我大姐小姐什么的。我说,我才二十二,我们俩有感情,我们想一起努力两年。我不想把我们的感情放弃,条件好的,不一定对我好,我也不会幸福的。他们根本不理解我这样的思想。也一点不听取我怎么说。我气得哇哇大哭。还不敢告诉任何人。感情在他们眼里就一文不值么?

 

 

博主回复:

你才22岁,就已经显露出不俗的口才和不浅的心机。

“从毕业开始,我家里就一直催促着要家长见面,而我觉得应该先把我们工作生活都稳定了,再见面商量以后的事。”——乍一听,可以得出两个信息:1、你家人是同意你们结婚的。虽然急着见男方家长有点奇怪,但你聪明地加了一句“见面商量以后的事”,引导我们认为你家人同意你们结婚;2、你特别懂事,成熟,比你家人还要稳当,因为女方要先工作稳定再考虑结婚,是精神独立经济独立的表现。

而其实,你知道家人不同意你们交往,见男友家长的目的就是要拆散你们,你拖着不让见有两个目的:1、尽可能延长和男友的恋爱关系,享受他带给你的舒适和快乐;2、你想等你们工作生活稳定了,你就可以多一些自主权,家人硬要拆散你们,你就敢和他们对抗一阵。可是,你的这些真实想法,你习惯性的隐藏起来,但因为这是在网上,你的倾诉对象是抽象的,所以你又自言自语的说出了真话——“我知道,家里是怕我们俩以后不能在一起,到时候,耽误了我。可是我们俩是想在一起的啊,一直都坚信着我们俩会好的。”

因为你家人有“剩女恐惧症”,急着在你还有青春的时候给你找个有钱有势的老公,你不敢和他们正面发生冲突,但也不配合他们,逼得他们频频出招,让你感觉麻烦越来越多,压力越来越大——“就这样一直有很多问题慢慢的滋生着。”

你对男友和他的父母一直没有说实话,你总是表现得很乐观,让他们误以为你家人是同意你们交往的。毕业后,你听从家长的安排回到家这边工作。这个行为需要解释,因为你明知家人坚决反对你和男友交往,为什么不去别的城市找工作,让他们鞭长莫及,干预不到呢?于是,你给自己戴了一顶高帽——“我父亲身体不好”——孝顺的形象一下子立体起来,而且,为了表示你没有欺骗、蛊惑男友,你说:“我也这么跟我男朋友说的,所以他也想极力留在这。”

当时真实的情况应该是这样的:你在经济上很依赖家人,你无法凭自己的能力在外地找一份好一点的工作,你男友也没有这个能力,你指望不上他,更重要的是,你不愿意去外地工作吃苦受累,你内心是更倾向家人的,你的真实想法是,能拖一天是一天,能享受男友一天就享受一天,实在不行,就和他分了。

你给男友是画了饼的,让他觉得和你一起回你家这边,能找到一份很不错的工作,同时又不耽误恋爱,所以他和他父母商量过,决定跟你走,在你嘴里就变成了“他也想极力留在这。”——你想说的当然是他很爱你。

他来到你家这边工作,你得意极了,一是证明你有魅力,聪明绝顶;二是可以继续享受他。“他也在这里找了份工作,租了房子,陪着我。每天不论工作累不累,我都觉得生活很有盼头,因为我们盼着每个周末的见面。可以一起玩玩游戏,一起聊聊天。那是我们最快乐的日子。”——你们只能周末见面,可见,你家人是不知道他在本市的,你对家人撒了慌,两头需要遮掩,让你觉得特别刺激。你每次和他见面都像是最后一次,所以你感觉非常非常快乐。

很快,这快乐的日子就结束了,因为男友辞职回家了,他和他妈妈都感觉上了你的当,对你的态度变得冷淡。你急了,你要去说服他不去外地工作,否则你就没法和他每周都见面了。你去和他妈妈谈,解释你家人为什么没帮你男友找个好工作,你希望重新赢得她的信任。

男友这边,你是这样处理的——“我觉得我应该体谅他,之后我就劝他,不行就先回家里这边工作吧。他不是很情愿,我说了很多,家里可以帮忙,我们每周有时间也还是可以见面的,工作稳定下来还可以往我这边努力的,不会一直分隔的。他勉强也算认同了。”——他是要去外地工作的,你没法辞职跟他一起走,你必须留住他,你见不能说服他继续在你所在的城市工作,就退一步让他在他家这边找工作,他家是在县城里,他当然不愿意,但你说了很多,又说你家里可以帮忙,又给他画饼,最后他又有点被你说动了——“勉强也算认同了”。

男友好骗,他妈妈可就没那么好骗了,再加上县城找不到什么好工作,他还是要去外地,对你的态度也有些“人走茶凉”的意思,你自感回天乏力,分手看来免不了了,所以你才无比纠结地说:“想说的好多已经不知道用什么来形容我的心情。伤心、生气、无可奈何还是什么。”

你特别自私,为了享受男友,你不顾他的前途,只想把他绑在身边。“我们的感情很好,从来不吵架,情趣爱好也很相同。”——恋人不吵架是不可能的,而你脸不红心不跳的说你们从不吵架,目的就是要告诉我们,你们的感情非常好。你是一个为达目的不择手段的人,你经常撒谎,而且用口吐莲花的方式撒谎,很有迷惑性。

你才22岁,就虚伪自私到这个地步,你的前途还真是未卜!你也许会有钱,但你不会幸福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