王熙凤教你怎样做个霸气的当家媳妇

《红楼梦》第三回摘录:

一语未了,只听后院中有人笑声,说:“我来迟了,不曾迎接远客!”黛玉纳罕道:“这些人个个皆敛声屏气,恭肃严整如此,这来者系谁,这样放诞无礼?”心下想时,只见一群媳妇丫鬟围拥着一个人从后房门进来。这个人打扮与众姑娘不同,彩绣辉煌,恍若神妃仙子:头上戴着金丝八宝攒珠髻,绾着朝阳五凤挂珠钗,项上戴着赤金盘螭璎珞圈,裙边系着豆绿宫绦,双衡比目玫瑰佩,身上穿着缕金百蝶穿花大红洋缎窄褃袄,外罩五彩刻丝石青银鼠褂,下着翡翠撒花洋绉裙。一双丹凤三角眼,两弯柳叶吊梢眉,身量苗条,体格风骚,粉面含春威不露,丹唇未起笑先闻。

黛玉连忙起身接见。贾母笑道:“你不认得他,他是我们这里有名的一个泼皮破落户儿,南省俗谓作‘辣子',你只叫他‘凤辣子’就是了。”黛玉正不知以何称呼,只见众姊妹都忙告诉他道:“这是琏嫂子。”黛玉虽不识,也曾听见母亲说过,大舅贾赦之子贾琏,娶的就是二舅母王氏之内侄女,自幼假充男儿教养的,学名王熙凤。黛玉忙陪笑见礼,以“嫂”呼之。

这熙凤携着黛玉的手,上下细细打谅了一回,仍送至贾母身边坐下,因笑道:“天下真有这样标致的人物,我今儿才算见了!况且这通身的气派,竟不象老祖宗的外孙女儿,竟是个嫡亲的孙女,怨不得老祖宗天天口头心头一时不忘。只可怜我这妹妹这样命苦,怎么姑妈偏就去世了!”说着,便用帕拭泪。贾母笑道:“我才好了,你倒来招我。你妹妹远路才来,身子又弱,也才劝住了,快再休提前话。”这熙凤听了,忙转悲为喜道:“正是呢!我一见了妹妹,一心都在他身上了,又是喜欢,又是伤心,竟忘记了老祖宗。该打,该打!”又忙携黛玉之手,问:“妹妹几岁了?可也上过学?现吃什么药?在这里不要想家,想要什么吃的,什么玩的,只管告诉我,丫头老婆们不好了,也只管告诉我。”一面又问婆子们:“林姑娘的行李东西可搬进来了?带了几个人来?你们赶早打扫两间下房,让他们去歇歇。”

说话时,已摆了茶果上来。熙凤亲为捧茶捧果。又见二舅母问他:“月钱放过了不曾?”熙凤道:“月钱已放完了。才刚带着人到后楼上找缎子,找了这半日,也并没有见昨日太太说的那样的,想是太太记错了?”王夫人道:“有没有,什么要紧。”因又说道:“该随手拿出两个来给你这妹妹去裁衣裳的,等晚上想着叫人再去拿罢,可别忘了。”熙凤道:“这倒是我先料着了,知道妹妹不过这两日到的,我已预备下了,等太太回去过了目好送来。”王夫人一笑,点头不语。

博主点评:

 

这是王熙凤的第一次亮相,可谓精彩至极!

 

黛玉进府是件大事,王熙凤再忙,也不至于要迟到,她姗姗来迟有何用意呢?三个目的:

 

1、显得自己很忙。她是当家媳妇,总让大家看到她很忙,才显出她能干尽责,劳苦功高。

 

2、她习惯了别人搭台她唱戏,在哪里都是主角。黛玉进府自然黛玉是主角,她偏要抢风头。主角登场当然要有隆重的前奏,她这次使用的前奏是“笑声”,这笑声包含两个意思:1,黛玉进府是喜事,当然要笑;2,拉响警报,告诉大家:你们还不赶紧让开,我琏二奶奶来了!一句“我来迟了,不曾迎接远客!”把她当家作主的地位展露无遗。

 

3、她是个急性子,不喜欢繁文缛节。她要是早些来,给黛玉逐一介绍家人的就该是她了,而且,她喜欢演喜剧不喜欢演悲剧,贾母见到黛玉难免悲悲戚戚一番,她要在场就不得不配合,所以她跳过这个过程再出现,把重心放在化悲为喜上,不仅凸显自己的身份,又讨了贾母的欢心。

 

虽然她来迟了,可该有的表情都做足了。首先,她把林黛玉夸上了天——“天下真有这样标致的人物,我今儿才算见了!”,还顺手拍了贾母的马屁——“况且这通身的气派,竟不象老祖宗的外孙女儿,竟是个嫡亲的孙女”,林黛玉的气质和贾母一点都不像,她偏说是贾母的遗传基因好;接着,她必须悲伤一下——“只可怜我这妹妹这样命苦,怎么姑妈偏就去世了!”说着,便用帕拭泪——这也是在讨好贾母,尽管她连黛玉母亲的面都没见过,根本谈不上感情,但和贾母的情绪保持一致,能让贾母觉得她贴心懂事;紧接着,她马上转悲为喜,借着贾母给她的由头——“我才好了,你倒来招我。你妹妹远路才来,身子又弱,也才劝住了,快再休提前话。”

 

以最快的速度做完这些表情后,她开始本色演出。她很会照顾人——“说话时,已摆了茶果上来。熙凤亲为捧茶捧果”;她素以严厉治家,所以对林黛玉说:“丫头老婆们不好了,也只管告诉我。”在这种场合,谁也不能挑战她的权威,包括她的姑妈。

 

王夫人大概看不惯她这样作秀,所以突然冒出一句:“月钱放过了不曾?”,王熙凤马上回敬她一句:“月钱已放完了。才刚带着人到后楼上找缎子,找了这半日,也并没有见昨日太太说的那样的,想是太太记错了?”,言外之意是,这些事不用你操心,你已经是老糊涂了!王夫人不甘心,继续交代她做事,还强调“可别忘了”,意思是:“你说我记性不好,你才记性不好呢!不然我也不会这样当众叮嘱你。”

 

王熙凤平时说话都是“笑道”,这次没有笑,显然感觉受到了侮辱,因为王夫人在当众质疑她的能力。她立刻反戈一击,但分寸把握得极好——“这倒是我先料着了,知道妹妹不过这两日到的,我已预备下了,等太太回去过了目好送来。”——你不是挑战我的权威吗?那我就承认你的地位,到底你还是我的长辈,所以虽然事情是我在做,但最后拍板还是你,这总行了吧!王夫人听了后半句,觉得面子挽回了一些,也就没再出招——“王夫人一笑,点头不语。”这场较量,王熙凤完胜。

 

怎样才能做一个霸气的当家媳妇,王熙凤给出了答案:1,会讨地位最高的长辈的欢心;2,会管事还会照顾人;3,有捍卫自己家庭地位的能力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