从刘姥姥和贾母初次交谈看接话艺术

《红楼梦》第三十九回摘录:

平儿等来至贾母房中,彼时大观园中姊妹们都在贾母前承奉。刘姥姥进去,只见满屋里珠围翠绕,花枝招展,并不知都系何人。只见一张榻上歪着一位老婆婆,身后坐着一个纱罗裹的美人一般的一个丫鬟在那里捶腿,凤姐儿站着正说笑。刘姥姥便知是贾母了,忙上来陪着笑,福了几福,口里说:“请老寿星安。”贾母亦欠身问好,又命周瑞家的端过椅子来坐着。那板儿仍是怯人,不知问候。

贾母道:“老亲家,你今年多大年纪了?”
刘姥姥忙立身答道:“我今年七十五了。”
贾母向众人道:“这么大年纪了,还这么健朗。比我大好几岁呢。我要到这么大年纪,还不知怎么动不得呢。”
刘姥姥笑道:“我们生来是受苦的人,老太太生来是享福的。若我们也这样,那些庄家活也没人作了。”
贾母道:“眼睛牙齿都还好?”
刘姥姥道:“都还好,就是今年左边的槽牙活动了。”
贾母道:“我老了,都不中用了,眼也花,耳也聋,记性也没了。你们这些老亲戚,我都不记得了。亲戚们来了,我怕人笑我,我都不会,不过嚼的动的吃两口,睡一觉,闷了时和这些孙子孙女儿顽笑一回就完了。”
刘姥姥笑道:“这正是老太太的福了。我们想这么着也不能。”
贾母道:“什么福,不过是个老废物罢了。”说的大家都笑了。
贾母又笑道:“我才听见凤哥儿说,你带了好些瓜菜来,叫他快收拾去了,我正想个地里现撷的瓜儿菜儿吃。外头买的,不象你们田地里的好吃。”
刘姥姥笑道:“这是野意儿,不过吃个新鲜。依我们想鱼肉吃,只是吃不起。”
贾母又道:“今儿既认着了亲,别空空儿的就去。不嫌我这里,就住一两天再去。我们也有个园子,园子里头也有果子,你明日也尝尝,带些家去,你也算看亲戚一趟。”凤姐儿见贾母喜欢,也忙留道:“我们这里虽不比你们的场院大,空屋子还有两间。你住两天罢,把你们那里的新闻故事儿说些与我们老太太听听。”
贾母笑道:“凤丫头别拿他取笑儿。他是乡屯里的人,老实,那里搁的住你打趣他。”说着,又命人去先抓果子与板儿吃。

板儿见人多了,又不敢吃。贾母又命拿些钱给他,叫小幺儿们带他外头顽去。刘姥姥吃了茶,便把些乡村中所见所闻的事情说与贾母,贾母益发得了趣味。正说着,凤姐儿便令人来请刘姥姥吃晚饭。贾母又将自己的菜拣了几样,命人送过去与刘姥姥吃。

 

 

博主点评:

刘姥姥和贾母是同龄人,一个是草根阶层的人精,一个是精英阶层的人精。两个人精第一次会晤,就像两个太极高手玩推手,波澜不惊却已挪了乾坤。

刘姥姥见贾母第一句话是“请老寿星安”。对老人说长寿总归没错,刘姥姥开口就捧贾母,贾母很高兴。问清楚刘姥姥的年龄后,对众人说:“这么大年纪了,还这么健朗。比我大好几岁呢。我要到这么大年纪,还不知怎么动不得呢。”——你夸我长寿,我就夸你健康,还找了个论据——“我要到这么大年纪,还不知怎么动不得呢。”贾母这话是和王熙凤她们说的。她没想和刘姥姥打趣,怕她不知道怎么接话为难。

这个论据是贾母拿自己打比,反驳不得也肯定不得。王熙凤最会接这种话,但她偏不接,就要看刘姥姥怎么回答。刘姥姥笑道:“我们生来是受苦的人,老太太生来是享福的。若我们也这样,那些庄家活也没人作了。”——你夸我健康,我就夸你有福,而且她也拿自己打比,说的还是“我们”。一句“若我们也这样,那些庄家活也没人作了”,把贾母的“我要到这么大年纪,还不知怎么动不得呢”接得稳稳当当。贾母的原意是我不如你硬朗,刘姥姥把意思变成我比你有力气。有力气正是乡下人的共性,你力气小因为你生来就是享福的。观点鲜明,论据充分,反倒让贾母一时不知怎么接话才好。——刘姥姥和贾母真是“棋逢对手将遇良材”。

贾母一听就知道刘姥姥是聪明人。凤姐听了也暗自佩服,要是她来接,她准得说:“老祖宗,您是老寿星,要受世人朝拜,规矩是不能乱动的!”俏皮有余真诚不足,贾母听了会哈哈大笑,但不会有说到心坎里的感觉。贾母很关心健康问题,所以继续问:“眼睛牙齿都还好?”刘姥姥如实回答:“都还好,就是今年左边的槽牙活动了。”贾母道:“我老了,都不中用了,眼也花,耳也聋,记性也没了。你们这些老亲戚,我都不记得了。亲戚们来了,我怕人笑我,我都不会,不过嚼的动的吃两口,睡一觉,闷了时和这些孙子孙女儿顽笑一回就完了。”——这是实在话,带着一点人到晚景的凄凉。贾母和刘姥姥很投缘,第四句就开始说真心话了。

同是老年人,刘姥姥也会有老了不中用的感觉。但她一句茬都没接,继续夸贾母有福——刘姥姥笑道:“这正是老太太的福了。我们想这么着也不能。”——她还在用“我们”这个词,这会产生一种距离感。而距离感在第一次见面是很有必要的,让贾母知道她清楚自己的身份。刘姥姥是个很自尊的人,说“我们”而不说“我”,是她的自尊心使然。她不会腆着脸往贾母身上凑,贾母主动和她说走亲戚的话,她也没顺势和贾母拉近距离。她的自尊彻底赢得了贾母的好感,对她带来的土特产也有了兴趣——贾母又笑道:“我才听见凤哥儿说,你带了好些瓜菜来,叫他快收拾去了,我正想个地里现撷的瓜儿菜儿吃。外头买的,不象你们田地里的好吃。”

刘姥姥很机敏,见贾母高兴,知道自己送对了东西,赶紧接话笑道:“这是野意儿,不过吃个新鲜。依我们想鱼肉吃,只是吃不起。”她一个农村老太太,吃了一辈子苦,能换位思考,说出“不过吃个新鲜”的话,贾母觉得她有见识,懂自己。刘姥姥这次来,有两个目的:一是还贾家的人情,二是能再得些好处就得些好处,凤姐愿意给就给,她不会再开口要了。现在趁贾母高兴,她说出了她的需求,一点也不突兀,一点也不讨人嫌。

王熙凤在一旁看她俩说话,心说刘姥姥真不简单。贾母要留刘姥姥住两天,她也忙留道:“我们这里虽不比你们的场院大,空屋子还有两间。你住两天罢,把你们那里的新闻故事儿说些与我们老太太听听。”聪明人只和聪明人打趣。凤姐一开口就和刘姥姥开玩笑,刘姥姥还没接话,贾母就来保护她——贾母笑道:“凤丫头别拿他取笑儿。他是乡屯里的人,老实,那里搁的住你打趣他。”要是刘姥姥接话,她只会念佛:“阿弥陀佛,我这是哪辈子修来的福气。”

接话的艺术有一稳二躲三变:稳,就是定位要稳,说符合自己身份的话;躲,指的是对方的自谦自嘲不要接茬;变,是把对方的话变个角度来理解。因为任何事物都是多面的,看到好的一面,再难接的话也能接了。